打造广播精品,办看得见的广播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0-11 11:42:00

打造广播精品,办看得见的广播

——从羊城交通台《大吉利车队》看广播剧新潮流

   黄健瑜

    《大吉利车队》是羊城交通台一个融小品、议论、歌曲为一体的轻松、幽默的皇牌节目,2003—2008年被评为广东电台十佳节目。该节目选取一些贴近老百姓生活的话题进行议论,题材涉及到生活中的各个层面,有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生活趣事,也有老百姓所深恶痛绝的不良社会行为的揭露。

    《大吉利车队》通过即时的新闻线索,用“幕表剧”的方式,在剧中四位演员(主持人)默契的合作下,快速完成的一个节目。四位主持人既扮演着四个固定的角色,发表着既符合自己身份、又有自己固定特色的看法,又通过“起角色”(生旦净末丑、狮子老虎狗——都可以由一个人担任),走进不同人的内心世界,体验人情冷暖和世间百态。

    在内容上,《大吉利车队》将当天的新闻进行适当的加工、改造、运用夸张手法,令节目既包容了新闻的时效性、真实性,又具有了通俗小品的幽默性与可听性,在真实与夸张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的支点,因而迅速打响了自己的品牌,在广播小品中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到目前为止,《大吉利车队》已经制作并播出了超过1200辑针砭时弊、幽默搞笑的节目,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收听率,在2008年的收听调查中,该节目在广州地区所有节目的收听排名中一直位列前十,在两个节目时间段(首播18:30,重播10:00)的收听率名列所有同时段节目的第一。

    《大吉利车队》带动了一股广播剧的新潮流,从2004年起,《大吉利车队》每年都制作、推出《大吉利车队》精选CD,2008年已经推出了第四辑,每一辑都受到听众的热烈追捧,2009年又推出了《大吉利车队》第一辑漫画书并在广州市各大书店火热销售。而从2007年6月2日开始,羊城交通台与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强强合作,推出了《大吉利车队》动漫版,将广播版的《大吉利车队》用鲜明的人物形象和丰富多变的卡通技术将《大吉利车队》的搞笑故事在电视屏幕上展现,受到了观众的肯定和好评。2008年,该节目在广东地区同时段的电视节目中收视率稳居第一,现实了广播与电视的双赢。

    从《大吉利车队》的成功,我们看到了广播剧发展的新特点:

    一.在新闻热点和广播剧中找到平衡的支点,令广播剧成为快捷反映生活的广播形式

   北京广播学院教授、广播艺术研究所所长王雪梅同志在《中国广播文艺广播剧研究》一书中明确提出“新时期的广播剧多侧面、深刻地反映现实生活”、“新时期的广播剧题材广泛、内容深刻,时代气息强烈”。

    随着时代的发展,广播剧越来越多地采取一些有价值的新闻事实重新创作,如广东电台获得中国广播剧一等奖、五个一工程奖的广播剧《军伢子》就是采用了杂技小演员龙军军为国争光的新闻故事经过艺术加工而成;《会说话的佛珠》选择了这几年轰动一时的西藏孩子在广东学习这一新闻事件。这些广播剧因贴近生活、贴近社会、贴近现实,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的反响,事实证明,老百姓喜欢这些真实反映生活,有时代气息的作品,但是,这样的作品实在太少了!而且,一套广播剧从选择题材到编剧、再到找人演播及合成制作,往往需要一个月以上甚至超过一年的时间,等到它播出的时候,可能当中的热点不再热,因而错过了最佳的播出时间。新闻事件不断变化,广播剧有一定的创作周期,如何在新闻热点和广播剧中取得平衡点呢?这一直是广播剧界长期研究的课题,广播剧《大吉利车队》进行了成功的探索。

   《大吉利车队》在每天傍晚六点首播,播出的基本都是当天的热点新闻。例如,在2003年初人们都在欢度新春佳节之际,就陆续收到“非典”的各种传闻;到了年初八正式上班当天,各种小道消息已经满天飞。从年初九早上开始,不明真相的市民开始抢购抗病毒口服液、板兰根等各种药品和口罩、食醋。这些商品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一些无良商家乘机哄抬物价,市民怨声载道。我们了解到这些基本情况后,马上在年初九下午三点钟召集有关人员专门制作了一辑《哄抬物价》,通过轻松、搞笑的广播剧形式,引导市民正确认识非典并抨击奸商的违法行为,这辑节目当日傍晚六点在《大吉利车队》中抢闸播出。据了解,这是全国最早的关于“非典”情况的广播剧。

    在2008年的抗冰雪灾害中,因为天气恶劣,冰雪封路,导致数十万旅客被困广州火车站,数万旅客困在京珠高速,解放军不断破冰援救,但因为天气持续恶化,旅客们在高速公路上缺衣少粮,情况危急。《大吉利车队》马上策划制作了系列特别节目,从一开始的报道解放军援救、志愿者到火车站支援,再到政府呼吁外来工留在广州过年,我们推出了《十万火急》、《回家路上》、《广东也是你的家》等多辑节目,在紧急关头发挥了重要的舆论指导作用。对此,不少同行惊叹:《大吉利车队》能抢在众多同行前面,夺得播出的先机,将当日的新闻即时制作成广播剧播出,这是广播剧的一个奇迹。《大吉利车队》为何可以从选题、编剧、制作到播出,在短短三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完成?其实,这是因为《大吉利车队》在制作上采用了一种大胆而戏剧届久违的方式——幕表剧。

    所谓的“幕表剧”,即只有一份剧情提纲,包括大致的人物身份与相互关系,和根据剧情起承转合的要求,简单的分幕分场,台词由演员即兴发挥。幕表剧要求编剧(编辑)选题准确、确定人物及关系以及情节走向快捷而迅速,演员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有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厚的表演功力。《大吉利车队》由四位有多年编剧和主持经验的主持人担纲,他们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尝试,和充分的磨合,终于成功地采用了幕表剧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当天的新闻制作成极具时效性的广播剧播出,在新闻热点和广播剧中很好地找到了平衡的支点,因而在广播界一炮而红。

     二.突破传统的时、空、人物限制,通过幕表剧起角色的灵活运用,令广播剧更富想象力

   传统广播剧一般有以下四个特点:(1)戏剧发展阶段,一般都有开端、发展、高潮、结束几个部分。(2)段落之间有戏剧性的因果关系。(3)剧情布局,有意使之曲折、紧张。(4)通常一位演员饰演剧中的一个角色。

    《大吉利车队》则突破了传统的广播剧形式,它有以下的特征:

    1.不依赖情节的有机、严密和巧合来展现主题,不依赖戏剧式结构技巧吸引听众。

    《大吉利车队》依据每天的社会新闻热点,选取听众感兴趣的片段进行艺术加工,甚至适当的夸张,将某些有趣的细节加以放大,通过剧中人物诙谐、搞笑的语言演绎故事。相对于传统的广播剧,我们更依赖于细节的刻画和语言的生动、幽默,引起听众的强烈兴趣。如《打信息电话问功课》,讲述的是某学校通过信息电话向学生布置作业,我们设计了这样一个细节:学生问功课,听了好几分钟音乐后才听到电话录音的声音,经过漫长的菜单选择,好不容易听到老师布置功课的录音,但信息台里的录音快得根本听不清楚,于是选择慢速,但声音却慢得像鬼嚎,学生听了半个小时还是听不出功课的内容,这才发现信息电话既有快速又有慢速,就是没有中速。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细节夸张,暴露了信息台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丑陋嘴脸,让听众在笑声中得到启发。又如《天上基民》采用了神话新篇的形式,在全民疯狂抢购基金的大背景下,我们设计让猪八戒等去疯狂抢购由王母娘娘主持的“蟠桃基金”,该基金全仓买进太上老君的金丹股,最后因为太上老君把炼丹炉踢翻了,蟠桃基金大跌,王母娘娘沦落到要把天庭卖了。这么一个虚构的西游新记,因为形式新颖,语言生动幽默,选择的题材又是生活热点,听众大喊“过瘾”。

    2.运用起角色,突破传统时空观念。

     顾仲彝在《编剧理论与技巧》中谈到:“戏剧结构可以形容成为戏剧动作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组织。”采用戏剧式结构的剧目,每段情节都是在具体时间中展开的,都有明确的规定情境。而《大吉利车队》却经常突破这个传统,剧中的很多段落都没有具体时空,或者时空交错运用,通过“起角色”走进人间各色人等的内心世界,体验说之不尽的人情冷暖和世间百态。“起角色”,即生旦净末丑、狮子老虎狗,都可以由一个人担任。通过起角色的运用,我们的四个主角在不同的时间、地点穿梭,扮演不同的角色。这种大胆的突破,可让我们非常自由地展现各种社会热点和身边故事,并且随时抽离故事角色,发表各种或尖锐或深刻的议论。例如《发奖金》讲述的是某工厂领导想出要全厂每个工人每月集资10元给厂领导发奖金的歪点子,引起工人的强烈不满。蒙博士既在“大吉利车队”中讽刺这种歪风,在演绎“发奖金”这个故事时,时而在办公室扮演无良厂长,时而在宿舍扮演深受其害的民工,时而在乡下扮演民工贫困的父亲,一人分饰四角。我们通过起角色的灵活运用,让他们在不同的时空穿梭,极大延伸了创作的自由度,让作品更富想象力,甚至可以达到了海阔天空的效果。而跨时空、一角多用及制作的跳跃性,才能保证广播剧具有可操作性和连续性。

    三、清晰划分通俗和庸俗的界限,使广播剧顺利占领广播阵地和听众的心灵

    1、运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正确划分通俗和庸俗的界限。

    列宁说过一句发人深省的话:“最高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最高限度的通俗化。”但是,列宁提醒人们,通俗更不意味着庸俗。他认为,庸俗和哗众取宠绝非通俗。真正的通俗应该是“从最简单的、众所周知的材料出发,用简单的推论或恰当的例子来说明从这些材料得出的主要结论,启发肯动脑筋的读者不断地去思考更深一层的问题”。邓小平同志也十分认同这一原则,同时他又指出两个必须注意的问题。一是通俗化、大众化并不排斥精益求精。二是通俗不等于媚俗,不等于庸俗。媚俗、庸俗是出于商业目的在传播活动中对于大众低级趣味的迎合,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信息传播行为。而通俗则是基于政治理念的严肃的沟通,其目的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在思想上的说服宣传对象,并且提升其对事物的认识和判断能力。

    《大吉利车队》从推出开始,始终把握着“要通俗,不要庸俗”的中心思想,选取了大量生活化的素材,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将老百姓身边的故事通过广播剧的形式展现出来,同时,坚决杜绝传播内容庸俗化,

    2、通俗广播剧贴近生活,从听众的审美需求出发,产生了良好的市场效应。

    近年来,广东电台羊城交通台《大吉利车队》逆市而行,迅速占领市场,收听率位居前茅,这是因为它能把握时代脉搏、紧扣群众的生活,一切从听众的审美需要出发,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广播剧的通俗性。

    可以说,《大吉利车队》作为通俗广播小品的代表,改变了长期以来广播剧创作的基本规律,传统的广播剧是按照剧情和角色的需要和发展而创作的,而通俗广播剧却是贴近生活,按照听众的审美需要而创作的。此外,传统的广播剧必须通过听众认真审美才懂得欣赏,除了制作者的精雕细琢外,同时要求听众具有一定的审美能力,细细品味才能领悟其中的真谛;但通俗广播剧不要求听众认真审美,而是直观的理解。它反映的是听众身边的真实故事,让听众感到格外熟悉与亲切。

    《大吉利车队》选取的都是每天的新闻和社会热点,或者是当天有趣的生活故事,播出的内容可能根本进入不了传统广播剧的选材范围,因为它题材简单,大都是微不足道的身边小事,但正是这些通俗、易懂的身边小事深深吸引、打动了听众!《大吉利车队》按照听众的审美需求而创作,逐渐走近听众,成为他们的最爱。

    3、通俗广播剧必须大量制作,只有在产量上具有工业化生产的特点,才能充分而持久地占领广播阵地。

    传统广播剧和通俗广播剧除了在题材、风格及创作思路等不尽相同外,他们之间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通俗广播剧具有大量性和可复制性。《大吉利车队》具有固定的收听栏目和时间,有着固定的角色设置,这些是传统广播剧难以比拟的。传统广播剧因其制作精良,成本高昂,不具备工业化生产的可能,因此基本上不具备连续播出的条件。很多广播剧精品播出后难以在听众中产生巨大而持久的影响,更难以谈及取得高收听率。而《大吉利车队》有着固定的角色设置,其可复制性容易深入民心,因而能够产生持久的效应。

    《大吉利车队》从2002年1月开播至今,已经播出超过1200集,剧中的固定人物:安全员吴稳阵(粤语为不牢靠之意)、财务毕美丽(粤语为不漂亮之意)、司机蒙博士和口水坚已经为广大听众熟悉,听众一听到他们的声音就觉得好像自己的家人一样亲切,甚至每天不听听他们的声音,不了解他们发生什么故事就觉得心里不踏实,因此可见,通俗广播剧只有在产量上具有工业化生产的特点,才能顺利占领广播阵地和听众的心灵。

    创新是永恒的主题。古希腊历史学家普鲁塔克说:“头脑不应是用来填充东西的容器,而是需要被点燃的火种。”一旦灵感的火种被点燃,创新的火炬就熊熊燃烧,穿透混沌的阴霾,照亮前进的道路。《大吉利车队》从电台节目的播出,到节目音频CD的出版、电视动漫版视频节目播出,一直到漫画书的发行及系列产品的推出,《大吉利车队》的成功实践证明,假如没有创新的追求,没有创业的激情,没有创作的冲动,火炬便无法点燃。《大吉利车队》通过不断的实践,逐步打造独树一帜的 “看得见的广播”,因而形成了全新的广播新模式,为广播界一朵新的奇葩。但目前这种类型的节目还不能成为主流趋势。因为它与传统广播剧相比,由于制作的匆忙,存在着结构单一、制作粗糙、音效单薄的缺点,因而更像是广播剧的一种快餐文化,可以说叫座远大于叫好,但在讲究制作成本的今天,低成本、高产出、高收听率让它能迅速占领市场并受到听众及观众的大力追捧,它产生的效应值得广播界的关注和探讨。

 共1页  1 

 
广东电台版权所有© www.rgd.com.cn
电话:020-26185000 地址:广州市人民北路686号 邮编:51001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1906140 粤ICP备 05085509号 E-mail:gddtinfo@163.com